永城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一直不懂你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0:19:43 编辑:笔名

我怎么不爱你了,要我怎样才算爱你呢?我瞪着对面的女子第一次发这样大的火。你是知道的,我从来没有对你发过火,甚至连大声对你说话我也没试过,我害怕你的心灵会受到伤害。但今次我是真的不得不对你发火了,我怎么不爱你了?你说我不爱你,双眼幽怨,好象真是我的过错,但你也不想想我怎会不爱你呢?我花掉了所有原该属于我自己哪怕是学业的时间来陪你,只是不想让你感到孤单。我花掉了不属于我自己但却是我父母的劳动结晶来给你装扮,只为让你有种优越感。最后我还放任了你的任性。你想想这两年来有哪次我阻止过你了!你可谓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生活美满高贵而又随心所欲,有几个女孩能像你一样?我不是在抱怨我付出的太多,这一切我是心甘情愿,只因为我是爱你的。但你竟说我不爱你,你怎能说我不爱你?我可以不在乎一切,但我不能不在乎你对我的看法,你是真的伤害到我了。所以你别怪我对你发火,要知道你对我实在很重要。对不起!  我叫石清风,我的女友小莹是个美丽而可爱又有一点任性的女生。我们相恋在紫荆飘落的季节,但现在我们正在闹分手,理由是她说我不爱她。我在火着呢。她的眼睛通红,侧着脸凝望那道污浊的河流。我忽然觉得受伤的并非是我,因为每次她侧着脸的时候我都会替她心疼。我从来不抽烟,但我现在却很想抽上一根,将满腔怨气与苦闷都吐到云霄里去。风很轻,小莹说我们还是分手吧。但我真的爱你,我说。她理了理鬓角,然后站起来,她说或许吧。什么或许,本来就是。我大声地吼有点不可自制。然后小莹走了,她说,以后不准来找我。  我就这样结束了我的一段恋情,荒诞得可以。我站在河边,对岸忽有人骂道:“他妈的,哪个王八蛋在上面丢垃圾下来?”  我的房间又开始乱七八糟,我在翻箱倒柜准备毁尸灭迹,我不能让人知道我被人甩了,我无法忍受一个我深爱的人将我刺伤后而属于她的一切在我身边狞笑。我记得在小莹还未出现在我生命中的时候,我的房间一如现在的乱,后来她来了,那双灵巧的手将所有东西物归原位。我在这两种环境里都很乐意躺在床上,但此刻当我扑向大床的时候感觉自己正往深渊里跳,没有着地点。我想我是被虚悬了。床前是我和小莹的合照。满天的紫荆花与她那浅浅的笑容都是如此绚烂,让我沉醉不能自拔。我记起我们相识的第一天。她一身雪白像个天使从遥远的天国迫近我。她浅浅地笑,夜莺般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她说好美丽,我喜欢你。那天我几乎昏厥,丘比特来得太突然了。后来我才知道每当我在紫荆树下徜徉的时候她都在对面看着我,竟像电影里许多默默关注的片段。  走像生死相离一样留下一大堆回忆像老胶片电影一样一次又一次地惹人落泪。我不承认小莹的话,我是爱她的,而自她走后我才知这爱比我想象中还要深。我从没想过自己会享受如此美好的爱情,也从没预料到会因为这样而结束。天花板忽然变得很灰暗,我双眼一定很空洞,灰暗是它特有的色彩。手机鬼魅般地响起,阿阔在另一边叫道:“人都到齐了,你还要磨蹭到什么时候?”是同学聚会,我竟然忘了。我说:“我就来。”声音有些艰涩。阿阔似乎觉察了,问我怎么了,我说没什么,你们先玩着。  我到了酒店大门时,觉得自己的脸色要变一变,我若这样如丧考妣的脸色,他们不就发觉了么。迎宾小姐向我说“欢迎光临”,我笑着点头。我第一次觉得自己如此恶心。阿阔从电梯里走出来,我说:“你小子跑下来干嘛。怕我不来要去抓我么?”“你怎么这么迟,大家都到齐了在等你。”阿阔拉我进电梯。在这升降机里我忽然产生个可怕的念头:升到顶楼,藉风而跳,我的灵魂一定能飞得很远。“静欣也来了!”阿阔突兀的一句将我的魂魄拉了回来。我说:“几年不见她,更漂亮了吧?想不到她也来了!”说完想想似乎自己面子也不小。  还是那些熟悉的面孔,见了面免不了要寒暄几句。“好久不见!”静欣展开双臂。我调侃说:“怎么,一见面就需要我的怀抱,你也太贪心了吧。”我看见了她眼睛里一闪而逝的苦涩,我抱着她的时候甚至感到了她轻轻的颤抖。老实说这样的聚会搞了好几年,我早已经厌倦,因为这其间无非是吃吃喝喝,然后男人聊女人,女人聊化妆品,最后便是大家醉眼朦胧地作鸟兽散。但今天我觉到了一种异样的气氛,我想可能是静欣几年没露面而今天突然出现的缘故。无可否认静欣是个很好的女子,一直以来在大家心目中都神圣不可侵犯,所以众人言语便要比平日小心翼翼。席间,静欣很少说话,一个人坐在窗边。这里是十楼,大半夜景都在眼底。我想她是孤单了,几年来一个人在北京,久没回这里,一切物事都生疏了不少,很多感受都已不知如何表达。我的心有点像被蜜蜂蛰了的感觉。我好象丧失了安慰别人的能力,因为我连自己都无法安慰。  我递给她一杯果汁,她望了我好久才接过来。她问:“这些日子你是不是过得不好?”我的心一阵颤傈,一股又酸又苦的液汁涌了上来。  “不是,我只是这几天没睡好而已。”我不知道自己的笑有多勉强与难看,总之我是第一次骗了她。她笑了笑,侧过脸,竟是与小莹如出一辙的动作。这个世上有太多不同的人却能在无意间做出一个酷似你熟悉的动作,一刹那牵动人心。我静静地看着她,一起融进这片夜幕。  阿阔是什么时候走过来的我并不知道,我是在静欣转过脸时才发现他的。阿阔问她在北京过得好不好,为什么前几次没有回来。静欣的回答很干脆但又让我感到刺痛。她说:“不好,不想回来。”然后阿阔瞪了我一眼,大有恨不得给我一刀可惜手里没刀的架势,而静欣却看着我笑。我苦苦一笑,觉得理亏。“能陪我到别处走走么?”带点哀求的语气。我点头。  有些风,车辆不断从身边驰过,路灯将我们的影子拉长又缩短。静欣的长发在风中纠缠。“我过几天就要回北京了。”  “这么快?可是这里才是你的家啊,北京太冷了!”  “无所谓,反正我的身子从没暖过,北京的冷又算得了什么呢!”她一脚将前面的易拉罐踢出老远。我的心揪紧,似乎感觉到了那一脚的力道,像要把我的心也踢碎。对不起,对不起静欣。她忽然回过头来,像小孩一样一脸灿烂地对我说:“我走的时候,你记得要来送我哦。”我凝视着她灿烂的笑容,禁不住轻轻拥她入怀。我说:“北京再也不会冷了。”  夜深,各自四散。静欣不让我送。看着她孤单的身影实在不敢想象她这几年在北京的日子。有人和她打闹么?有人在陪她逛街时却总要吃两碗牛肉面么?有人会整日陪她呆在图书馆然后买给她一个她最爱吃的汉堡么?我不知道更不想知道。我抓狂了一样,事情怎会这样?  我与阿阔骑着车在夜里狂奔,马达的隆隆声刺激了我的血液。我真想大哭一场。原以为得到的却在不经觉间失去了,而失去的更是永远失去了。我冷冷地笑,很想找个人出气。我听到了“咔”的一声,然后我的车翻了,滑出老远,而我整个人在空中飞过,重重地摔在地上。幸好我带了头盔,不然就此玩完了,那一瞬间我才意识到生命有多么可贵。我迷糊中听到阿阔的惨叫与几个男人的叫骂声。妈的,是劫匪吗?我一下子清醒,拖出那嵌在车轮里的棍子借着车灯光冲了过去。我胡乱地挥着棍子,好象打中了几个人。他们似乎想不到我竟跌不死,还有这么彪狂的架势,一时间,乱棍似冰点打在我背上,而我手里的棍也死不放松,疯了般还击。  我蜷缩在地上,闻到从自己嘴里流出来的浓重的血腥味。阿阔在另一边叫:“你还好么,你怎样了?”  我咳了一声,勉强笑道:“死不了,但身上值钱的都没有了。”  “我也是,我想叫救护车都不行了。我们不会就这样玩完了吧?”  多大的讽刺啊!我又笑了两声,吗的,竟然会被人打劫!我仰躺在地上,夜空里竟有几颗星。我说:“阔,我被人甩了。”  阿阔重喘了口气,说:“我知道,我也早想到跟着你不会有好日子过,但我做梦也想不到竟会被人抢劫一空,还被打成这个样子。”想起我们小时候挑衅生事,将别人打到头破血流的情景,不禁都笑了。在这样的一个夜晚我们还能怎样呢!  醒来的时候感觉全身痛得似要散架,右脚跟左手都缠着绷带,第一次觉得自己如此悲哀。静欣坐在旁边,又焦急又生气,见我醒来便问:“还好吧?”我挣扎着要爬起,无奈实在痛得厉害,想来昨夜捱的棍子着实不少。“死不了的。”我有点苦涩,“阿阔怎样了?”  “他还不是跟你一样,是你连累了他的。”她开始为我削苹果。  “我想喝汤。”我说。她没有理我,放下苹果径直走了出去。我忽然想小莹,她连来看我一眼也不愿意么?  窗外的阳光多好!我却被困这里。  汤是我最爱喝的莲藕猪肝汤。“你怎么会知道我喜欢喝这个汤?我似乎从来没告诉过你。”  静欣低着头继续削她的苹果。她说:“许多东西是不需告知也会知道的。”我呆了呆,开始懂得点什么了。这时阿乐从外面走了进来,手里也拿着汤,看见了静欣,不禁怔了怔,然后笑道:“静欣你也在啊。”静欣轻轻应了声。阿乐将汤递给我,笑着说:“你那个她要我带给你的。”  莲藕猪肝汤。  阿乐放下汤便去看阿阔了。静欣递给我苹果,说:“我想今晚就走。”  我诧异地问:“你不是说过几天才走的吗,怎么成了今晚这么突然?”  她却没事似的耸耸肩说:“那有什么分别呢?”  走吧走吧,我知道你一直在逃避,原谅我不能给你所需要的,或许远离能令你觉得不那么苦。我也不能送你了,可我多么的希望你的生命里可以多些如昨夜那样灿烂的笑容啊!  汤好苦。我们四目对视,彼此传递祝福。  保重。  一路顺风开开心心健健康康珍惜自己找到幸福。  我耳边似乎听到了汽笛声,她终究还是走了。我忽然想起来去看看阿阔,这小子不知伤成怎样子了。但我才刚有了念头,阿阔却已到了我的病房门口。他说:“她还是走了,你不觉得可惜吗?”  “你小子居然还能走!”我见他比自己好得多,刚才的念头还真是浪费,于是转过头。一列车呼啸着离我远去。  我在自己信箱里收到静欣的信,那是在她走的前几个小时写下的。我打开信箱的时候,它就那样孤寂地躺在那里,带着创造它的主人的影子。  清风:  展信时,我已经在千里之外。原谅我的突然告别,我真的无法忍受有你在身边带给我的伤感。往事种种迫使我再一次选择逃离。原本这次回来不再回北京,我好想你对我作出挽留。但你这些年似乎过得不错,只是遇到一点小挫折而已。看来你还是不太习惯爱情,也不了解。我没有恋爱过,可我爱过。你这几年的故事,阿乐已经告诉了我,我知道那是怎么一回事。爱是两个人的事情,不是你付出多少就能收获多少。小莹的意思不是你不爱她,而是你不够爱她。你从来就不真正了解过她,因为你一直停留在外面,没进去过她的内心。足够多的时间是让你了解她的,她所需要的不仅仅是你在她身边了,更是她在你心里了。爱情不需要迁就的,你明白吗?  相信你能明白的,好好珍惜这一段缘分,我看得出你对小莹的用情,因为你身上太多棍伤,只是你的爱的方式错了。我其实并不知道你爱喝莲藕猪肝汤,因为我走了好远才看见有卖汤的。我问老板病人喝什么汤才好,他说只要不太腻就行,所以我就买了那个汤。阿乐来的时候,我看见小莹就在病房外。她真是个细心的女孩!她后来告诉我你从小就爱喝莲藕猪肝汤。我想她是误会我了,她并不知道我即将离开。所以我想我或许真的不是很了解你,倘若还留下来,我会觉得我是在犯罪。  北京真的很冷,我是故意选择这样一个地方来冻结自己的心。可惜你的胸怀真的太暖了,像阳光一般融化了我周遭的冰块,多年的冰瞬间解冻。  真的很谢谢你的怀抱。  保重!  静欣字  满天紫荆飘落,我将信折好放进怀里。远处,小莹一身雪白像个天使迫近我。她问:“你喜欢我吗?”  我笑着展开双臂:“当然,原谅我一直不懂你。” 共 461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泌尿系结石
昆明专治癫痫研究院
昆明市正规癫痫病医院排行榜

上一篇:前一生

下一篇:最美花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