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城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青帝 第一千六十九章 自污(上)

发布时间:2019-10-12 23:54:59 编辑:笔名

青帝 第一千六十九章 自污(上)

大蔡平景十六年?十二月三十?希望港

一天的政事结束,庭院深深,厅里隐隐带着光,是家人在等他归来

曹操还赶着最后一批时召见了王浑,看着他行了礼,笑说:“你到东荒,有些水土不服,主上都有旨意,最近不必操劳,不想你还是不倦。”

王浑最后一批上来,字玄冲,太原晋阳人,原本是三国曹魏后期至西晋的大臣,东汉代郡太守王泽之孙,曹魏司空王昶之子。

承袭父亲京陵侯之位,属魏大将军曹爽部下,嘉平元年曹爽被杀,王浑免职,后来又被起用为怀县县令,参司马昭的安东将军军事,任散骑黄门侍郎、散骑常侍。咸熙年间越骑校尉。

王浑曾辅佐晋武帝和晋惠帝两代君主,在晋初的军事和政治上作出了一定贡献,特别是在平吴作战方面功绩显著,因此官职累累升迁。

在下土就没有这段经过了,但同样显出来,成为大臣,阳化而出,由于不为人知,故抵达东荒。

他看上去果精神怠倦,眼圈发黑,脸色苍白,这时欠身说着:“蒙陛下牵挂,臣这几天好些了。”

“陛下平定蓬羽部三城,又拔了彪城,本国奴隶已有七十万,种种大事千头万绪,臣安能休息?因此赶着过来请求指示。”

听着这汉臣的话,曹操撑着臂坐直了身,一时没有言语。

彪城距离很近,神灵重伤未复,叶青袭击了这城,理所当然遭遇顽强抵抗,这城本身的军力和神裔、女祭司还很强,不似蓬羽部的新城那样抽空了容易对付。

但只是稍难一些罢了,花了半个月消耗力量,终破城杀神。

占据彪城后算是正式突入这片大陆中央,引发是更多敌对,这一年反击战的敌人将会更多。

好处是中部地区因幻境森林时常移动,使得城邦间交流更少,还远未达到结盟的需要默契,这和蓬羽部统领的西部城邦联军组织又差了一筹――这意味着在今年反击战中东海青盟的胜利会来得更快。

但这就大幅度增大了行政系统的压力,使曹操都有些疲于奔命。

王浑又一躬身,说:“上次见宰相,还觉得您气色不错,这次看上去有点憔悴,听说一天要见六小时官员,批折子到半夜,这样辛苦,就算是真人都有些受不了,一张一弛才是文武之道,望大人明鉴。”

“本相有自知之明,陛下委托百事处置,这诚难得信用,我才于不足,只得以勤补拙罢了。”曹操淡淡说着。

深秋季节,东州大陆的土著积累了三季的丰盛食物滋养,正是族群人口最多,力量最强时,也是密林和瘴气最克制入侵者时。

冬天的战争是反击战,就因秋天是野人部落和城邦联盟活动高峰期,他们相互交战,相互吞并,往往同时对临近的青盟地盘进行攻击,一场大乱斗就这样展开,这些异族根本不会收敛克制,肆无忌惮挥霍着人命对拼,东海青盟不能这样奉陪。

在这样的逆潮中,就算新吞并了彪神城的叶青,不得不停下脚步,小心行事,授命高顺以彪城为前线进行层层防御战,陆逊统筹蓬羽三城的拆迁和重建。

其中种种,的确需要人手,想到这里,曹操笑着:“既是这样,玄冲,你就去新立的三县城中,选一担任县令。

“汉臣众志成城,才能稳固汉国,重建基业。”

待王浑退去,曹操回到内府时,一个五十岁的管家,起身:“给家君请安了,餐具已备,时光不早,还请家君入座。”

曹操点了点首,入座。

真人的身体虽因政务而有些疲倦,恢复起来很快,只是扫看了一眼,稍有些遗憾,实际还不算一家人到齐。

曹昂、曹丕两个儿子还留在应州,因明面上他们和严慎元没有任何于系,甚至还是仇敌,所以同样受着蔡朝的监控,这个理由是最大,但也不排除陛下的布局,派到东州来的自己和陆逊两人都没有根基,而不会出现尾大不掉局面……虽可能性很小,但从来是扼杀风险在未萌芽时最佳。

曹操志趣高远,却是实于派,他现在就觉得这很好,这一年东州局面不错,威信和恩德尽归于陛下,主要是军事上的扩张顺利使然――第二次反击战溃灭所有西部城邦,将整个西部殖民区连接在一起。

同时中部密林的城邦发现了东海青盟这股强大势力,躁动敌意袭击,沿着最前线的彪城一带战事连绵未休,陛下这个新年还有的忙。

但就自己文事上来说,终是因为前线不断胜利而稳定,东汉府根基随着工业而扎下,只要再有足够人口,剩下一年时间内铁路铺到陆地东面海岸线都没问题……

上个月吕蒙过来,又说下土上来的人会很多,具体能有多少同族阳化,再过三个月南廉山那边就应该见得分晓了

“没有足够的汉之苗裔,成长起来的国野体系怎能说是汉之华树?就算收取各族淑女,也得有足够的君子来播种才是……”

最近他一直想着这个问题,以至工作中都出了几个小小失误,在家宴时没和过去一样多关注妻女。

可今天是大年夜,这桌比起素常用餐丰盛多。

又宽又长的桌中摆着鸭子火锅,嘟嘟沸着热气,鲜香扑鼻,四周放着热菜、鸡肉酸菜、燕窝糕酒、狍肉、鹿筋、火腿、鸡爪……琳琅满目色味诱人。

只是曹操留意到秦婉儿没出现,连带两位夫人都不在,才有些奇怪问女儿:“你娘和两个姨娘呢?”

“娘亲说她今天不太舒服,二位姨娘陪着她说话,但我感觉是因她知道了我要接受汉家及笄礼的事,夫……”严之梅流畅回禀,觉察到习惯用语后微顿,小声说:“父亲一会还是过去看看吧。”

东州灵气旺盛的山野环境比应州困缩督府后院更适合成长,十五六岁少女正是飞快成熟的年纪,才一年间就是出落得水灵灵,春天青嫩的柳条般飞速抽枝,身姿婀娜,眉目疏朗,有了女人的韵味。

曹操从容说:“先吃饭,先吃饭……及笄的事情我会说服你娘,汉自有制,你又不是野人村淑女,贵女自当有成年礼,怎么可以废呢?”

归房时,丁夫人和卞夫人对自家夫君使个眼色,都没有跟进来,只见着一处精舍,正房厢房游廊,皆小巧别致。

临窗大床,铺着条褥,梅花小几茗碗瓶花俱备,自不必细说,只有秦婉儿在灯烛下呆呆坐着,听见开门声就身子一颤:“你……”

“婉儿。”

曹操牵起她的手摩挲着,注视她惊惶的眼神:“你也知道,这不是蔡朝殖民区了,为夫改投汉侯府,就不能不为之效命,所以……”

“可我听他们改叫你曹大人,我记得下土……”秦婉儿鼓起勇气,盯着这个与昔日全改的男人,质问:“你不是我夫君对不对?”

这话一挑破,她原以气氛会骤冷至冰寒,谁知这男人与她对视一会,反笑起来:“都有一年了,枕席交股而眠,变化总在一点一点积累起来,其实夫人早觉异样,只不愿承认,今天为何挑破?”

秦婉儿咬唇不答,盯着桌上烛火,良久才说:“为什么不继续瞒着我?你可以推说是防蔡朝报复而隐姓埋名,我在这东州反正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只要你说的动听些,我……我还是会信……”

“那就没有味道了。”

曹操叹息一声,挨着她坐下,揽住她的腰:“实不相瞒,我自下土反噬上来,二体阴阳反应,既融合你夫君的身体血脉,占有你夫君记忆,还和你睡了三年,我就是你夫君……人非草木,岂能无情?一日夫妻百日恩,婉儿此刻说我不是,有何意义呢?”

“我偏是……哎,你于什么……”她惊呼中被这男人拉着一起倒在床上,挣扎几下,意识到力量差距,就认命地闭上了眼睛,感觉身上衣物一件件剥去,春日夜是凉的,她身上的人却是热着。

她咬牙一声不吭,脸颊上却已晕红一片。

“我就喜欢夫人这样子。”曹操贴在她耳边笑,一点点把玩:“夫人你知道么?说服一个人靠的不是语言,是行动……”

“你混蛋……我不会原谅你不要再叫我夫人……”

“那叫什么?严大人遗孀?灭杀仇敌,养其妻女,真是人生快事……”曹操嘿嘿一声,进入了她,身体力行告诉她什么叫实于派。

秦婉儿咬牙承受,脸色红润得水滴出来,心中一道白光闪过:“等等,我可以从你,但不要动……”

一阵风吹灭了烛火,只听这人一声叹息:“唉,已晚了,夫人应提前半年说……”

“什么……”秦婉儿对某些变化已有些猜想,但此时得到证实还是惊了:“她可是……”

幽暗的锦帐内,女人倔强克制喘息,在床上这样与杀夫仇敌交流谈判,让她脸色羞急得要哭出来了,恍意识到――几年夫妻生活,这个男人在被自己柔情改变同时,自己也被他改变着。

啜泣声响起,出于伤心,也出于。

男人熟悉她身体和心理上每一个弱点和兴奋点,不断自身体和语言上进攻,她的防线很快……甚至比往日都更快失守了,呜咽化成了呻吟……宛如萧管不复原主吹奏时的哀鸣。

一只喜鹊立在院子的墙上静静听着,待院子里声音消停扑翅飞远,一道讯光自它身上亮起,破空东去。

宜春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桂林哪家性病医院好
内江癫痫病
宜春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桂林哪家医院治疗性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