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城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键盘皇 第六百二十二章 你家丫头?

发布时间:2019-10-12 22:11:59 编辑:笔名

键盘皇 第六百二十二章 你家丫头?

“行了,坐下吧,这个叫什么,文哥是吧?”姬云看向侯彦文,笑着问道。

“侯…侯彦文。”侯彦文在心底早就把瞿家兄弟的十八代祖宗一一问候了个遍,姬云问道,他急忙回答。

“嗯,侯彦文,曲向东,都坐,坐下!让你们的人也都进来,坐下!”姬云招招手,他今天是铁了心不让这些人横着出去了。

不知为何,他心中有火,无名火,每次目光扫过这厚土厅,却看不到一个身影的时候,他心中的无名火就更盛了。

“不…不敢…”曲向东心中暗道要遭,这姬云是不想放过他们的节奏啊。

“啪…”又一巴掌,“敢不敢?”

“敢…敢,进来,你们他么的快点进来!”曲向东大吼,侯彦文也带着哭腔大喊。

一大群人坐进来,凳子不够了,苗建树等人还站着。

“你特妈瞎啊,你倒是坐下养崽子了,姬先生的朋友可都站着呢,还不他么的加椅子?”曲向东冲着一名手下大吼。

吼声未落,会所经理就已经亲自搬着凳子进来了。

这边的情况他早就知道了,躲在外面胆战心惊,一直偷听着呢。

几十条凳子搬进来,苗建树等人看了眼姬云,都小心翼翼的坐下来。

姬云缓缓站起身,走到张惠娥和罗瑞婷身边,伸出手搭在那迷彩短袖和孙继宏肩膀上,而后目光缓缓扫过苗建树等人,和煦一笑:“请问,谁让你们坐下的?”

“啊…”苗建树等人就像屁股上安了弹簧

,噌的一下站了起来。

“谁让你们站起来的?”姬云玩味一笑,继续问道。

但那笑容就像寒冬的风雪一样冰冷无情。

“姬云,你究竟想怎么样?这是法治社会,你还想打死我们不成?”苗建树硬着头皮说道。

“说得好!”姬云呵呵一笑,点点头道:“坐下吧,都坐下!喝酒!”

然后他看向罗瑞婷,有些黯然道:“她…不来了吧?”

罗瑞婷打了个激灵,急忙拿出:“我…我问问!”

姬云没有阻拦,而是抓起桌上的红酒,开始斟酒。

与此同时,保安室。

“好了好了!”

电脑开机,画面出现,徐姐急忙说道。

就在这时,画面中传来声音,正是姬云那带着一些黯然和失落的声音:“她…不来了吧?”

三人不解,但没注意,再看厅中的一切,顿时都傻眼了。

这是咋回事啊?

“曲向东?他什么时候来的?他脸怎么肿了?”唐梓瑞一阵莫名其妙。

“罗瑞婷出来了!”颉静看到了罗瑞婷似乎在打。

正要继续看,忽然响了。

颉静一看,竟是罗瑞婷。

“静…静儿,你…你在哪?”罗若婷的声音在发颤。

“我马上就到!”颉静有些尴尬。

“你…你快点来啊,我感觉他很愤怒,你若再不来,他怕是要杀人了,刚才他问我你是不是不来了的时候,那声音…那声音好可怕啊!”罗瑞婷虽然极力克制自己,但颤抖的声音却格外清晰。

颉静脸色一变,很想问你们都好好坐着,怎么可能会杀人呢?

但看看画面上的情况,的确很诡异啊!

“我马上就到!”

挂了,颉静急忙看向唐梓瑞:“瑞哥,上去吧,婷婷说…他快要杀人了!”

“老公,快,你看,情况有点不对,这些人虽然都坐着,但全都在颤抖,只有瘟神一个人在斟酒,快!”徐姐一直盯着画面,终于发现了不对。

她顺手关掉电脑,三人飞奔出去,直奔六楼厚土厅。

厚土厅的气氛压抑到了极点,死寂的室内,只有姬云咕嘟嘟倒酒的声音,还有三脚铜酒爵随着酒水倒进去时发出的清脆叮当声。

谁都不知道姬云要干什么,谁都猜不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哪怕是自问对姬云还算熟悉的张惠娥以及罗瑞婷,这一刻看着姬云,也觉得他是那么的陌生。

他在倒酒的时候,完全没有一个年轻人该有的样子,就像一个饱经世事的沧桑老者,仿佛他倒出来的每一滴酒,都弥留着岁月的的痕迹。

这几年,他经历了什么?他那一身令人恐怖的功夫,是怎么来的?他怎么忽然变得如此陌生?

酒已满!

姬云端着酒瓶,绕着长桌走了一圈,叹了口气,缓缓道:“我们都是孤儿,那时候我们一起玩闹,一起哭,一起笑,一起找爸爸妈妈,但…那已是百年前的事情了。”

“诸位,从今往后,当年情谊,就随着这酒水而去吧!”姬云走到张惠娥和罗瑞婷身边,忽然手一抖,酒瓶中殷红的酒水从瓶口流出。

但诡异的是,这酒水流出之后,却不四散而走,而是正对前方,一路笔直的通过长桌,更让人目瞪口呆的是,那酒水所过之处,凡有碗碟阻挡的地方,全都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推开。

酒水顺着暗黄色的金丝楠木长桌直线流到尽头,看起来就像一道殷红的血迹。

这边,是姬云和张惠娥、罗瑞婷还有曲向东一帮人,另一边,却是今天本来参加聚会的一帮年轻男女。

那八个内劲武者看到这一幕,眼睛都直了,浑身轻颤,再看向姬云的时候,眼中已然带着极端的狂热和崇拜。

就连刚刚赶到门口的唐梓瑞,也都脸色大变,停下了脚步。

“姬云!”颉静轻声喊道。

“你来了!”姬云回头,微微一笑。

“大师兄!”原本瑟瑟发抖的侯彦文一看到唐梓瑞,顿时大喜过望,腾的一下跳了起来。

姬云这才注意到姬云身后的这个帅气青年,不禁眉头一皱。

“王八蛋,你敢缠着我家丫头?”唐梓瑞毫不客气,一脚踹过去,可怜的侯彦文再次飞出,狠狠砸在了墙上。

“你家丫头?”姬云眉头一挑。

“怎么?不可以?”唐梓瑞存心要试试姬云,他早就知道姬云对颉静的保护行径,简直都可以称之为直男癌了,见姬云误会,他也不解释,想看看姬云究竟是不是有本事保护颉静。

一旁罗瑞婷和张惠娥差点昏过去,这哪来的二货啊,你没看到这场面吗,这不是找死吗?

济南艾玛妇产医院所在地址
郑州华夏白癜风医院收费贵么
济南艾玛妇产医院地址在哪里
郑州华夏白癜风医院手术价格
济南艾玛妇产医院地址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