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城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春运违禁物品演变曾有人带两颗炮弹进站

发布时间:2019-11-23 22:39:11 编辑:笔名

春运违禁物品演变:曾有人带两颗“炮弹”进站

光机下的回家行囊

2014年1月23日 星期四 重庆晨报

那些年,是一台电视机或者小冰箱

这些年,是一瓶红酒和一套高脚杯

有时候,是一条蟒蛇

有时候,是一条鳄鱼……

提起X,很容易让人想到《X战警》、《嫌疑人X的现身》,这是一个颇具神秘色彩的符号。而另一种与X有关的神秘东西,正在春运大潮中发挥着无可替代的作用―――X光安检机。

回家的路上,每一个人都行色匆匆,每一张脸都只镌刻了期盼。但X光机却能透视出每一个与众不同的行囊,透视出每一条与众不同的回家路,透视着那些年到这些年的所有变化。

一瓶红酒、一套高脚杯,昨天,X光机下,一位在菜园坝坐长途汽车回家的男子,行囊里有这样的东西。

一发12.7毫米的高射机枪子弹,1月21日,四公里汽车站,一名旅客行囊里的这件东西被X光机发现,他没能去成目的地,被送进了南坪镇派出所。

春节的脚步越来越近,这段时间坐长途班车回家的几乎都是打工回家的农民工兄弟。昨天上午,重庆汽车站安检口,一台X光安检机透视着他们的行囊,画面上很多东西都能让人会心一笑。

比如,有的行囊里面装着榔头、剪刀、起子、扳手,这些金属工具在X光下不透明,很好辨别。有的行囊里装着水桶、衣架、锅、保温杯,还有的装着全套的厨房用具,甚至还有重叠好的塑料凳子。回家,对他们来说或许也是一种搬家。

“全套的厨房用具,如果是没有开封的,要请主人封好点再走,如果有单独的菜刀,我们也要请乘客封好了再走,如果是单独的水果刀且长于10厘米,就不能带上车了。”安检组长王子鸿说。

“十年前,我们在安检机X光下经常会看到电视机,甚至小冰箱,以前大家会带着家电回家,现在买家电比较容易了,好久没看到有人背电视机过安检口了。”王子鸿说。

春运的行李,正随着我们的生活悄然发生着变化。

违禁品演变

曾经,有人想带两颗“炮弹”上车……

我市的汽车站十年前开始使用X光安检机,设置的目的是为了挡住违禁物品。而违禁品在这些年也悄然地发生着演变。

“过去带把刀,现在带发胶。”今年就要退休的重庆汽车站安检员马荣清打趣地说。

煤油罐

“凭眼睛看的时候,查获最多的就是煤油罐、煤气罐、氧气罐。”

重庆汽车站是我市最早成立的汽车站。19年前,车站刚成立的时候,安检靠的是人眼和对旅客“形迹”的判断。

“我记得凭眼睛看的时候,查获最多的就是煤油罐、煤气罐、氧气罐,还有烟花爆竹之类的东西。”马荣清说,那个时候,有的旅客真还不知道这些大家伙带不上长途客车,直接在肩膀上扛一个煤气罐就来坐车了,那肯定是上不到车的。

长刀

“十年前,不知道为什么回家的人那么喜欢带刀,可能是安全感不够。”

重庆汽车站的X光安检机于2003年开始使用。那一年,闹非典,全国在各方面都加强了防范。

有了X光安检机,这才发现大量以前没有发现的违禁品,最多的就是刀。

“十年前,不知道为什么回家的人那么喜欢带刀,可能是因为安全感不够。”马荣清说,安检机下,一把把长刀现出原形,全部被挡获,不准带上车。

“其实真的要用这种刀的时候几乎没有,大家可能是带着刀好壮胆吧。”安全科副科长郑伟说。

气瓶

“这两年经常出现的是皮鞋的喷雾清洁剂,还有发胶。”

重庆汽车站昨天向我们展示的查获的违禁品中,以各种气瓶为主。

而打火机的气瓶是这些年最常见的违禁品,这个东西平时用到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就是有很多人带,当然是带不上去的。

这两年经常出现的是皮鞋的喷雾清洁剂,还有发胶。

还有就是家居用品了,比如空气清新剂,比如杀虫剂,瓶装的都不能带上车。

以上所有物品,全部都是有“易燃易爆”标志的,需要专门的车运输。

鳄鱼和真枪

“过去两年,重庆汽车站两次发现有人想带真枪上车。”

过去两年,重庆汽车站两次发现有人想带真枪上车。其中一次,枪里面有五发子弹已经上膛,这可把重庆汽车站的安检员吓坏了,都不敢喊乘客自己开包,只能马上把包控制住。

“这两次发现的真枪都是相关单位安保人员的枪,枪是合法的,但带上车,那就不可以了。”

还有一次,有人带了一把麻醉枪,还有20发麻醉弹,核实清楚原因和来源后,重庆汽车站请警方送乘客上车,到站后专门安排民警接车,并登记了持麻醉枪的乘客的身份证。

最吓人的是两颗教练弹,炮弹模样,只是没有火药,吓得重庆汽车站全站戒备。

去年,重庆汽车站安检时查获了一条几十斤的大蟒蛇,还有一次查获了一条鳄鱼,这两个家伙要是上了车,那全车人怕都要下车了。

水银

“那个人在安检机传送带上拿东西的时候非常吃力,我们发现不对。”

液体物品是逢包必检的。昨天,我们看到有一大堆用软管装的玻璃胶放在重庆汽车站安全科,这些东西要是带上车泄漏了,后果不堪设想。玻璃胶还算轻的,曾经有人带了三瓶水银准备过安检机,“那个人在安检机传送带上拿这些东西的时候非常吃力,我们发现了不对,发现这些液体非常重,是水银,水银要是泄漏了,那怎么捡得起来?”

声音

有当面把酒喝了的

有因为打火机气瓶放弃坐车的

有被查到东西拔腿就跑的……

“查获发胶,这种东西不贵,但是要乘客自己抛弃,他们就不干了,说我们收这个是自己想用。”马荣清揭掉自己的帽子说,“我给他说,我是光头,不用发胶。”

“有当面把酒喝了的,有因为一个打火机气瓶放弃坐长途汽车的,还有被查到东西拔腿就跑的。”马荣清说。

重庆汽车站的安检X光监控室,里面没开灯,两位安检员说,怕反光影响看东西,“这些东西看一个小时就会流眼泪,我们是半个小时换一岗,春运的人太多了。”马荣清说。

本组文/重庆晨报首席 ?源

房产滚动
沙田家居装修网
旅游热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