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城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肩膀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6:02:40 编辑:笔名

父亲很瘦弱,肩胛骨像刀削,骑坐在父亲肩上的感觉并不美好,说实话,很多时候,我是无可柰何,别无选择。  我家住在偏僻的山区.那里不通公路,交通不便.我居住的村里又小,自然没学校,出外读书要翻山越岭且涉水,走十多里山路,过两座独木桥,冬天打霜结冰或下雨木滑,一不小心就会掉下,弄成落汤鸡是常事,最怕山洪暴发,掉下去就得喂鱼了。村里和我同龄的人都不去上学,于是,荒无人烟的山道上,我形单影只,十分寂寞。虽然,父亲安排我在学校附近的亲戚家住宿,但是,每到周六,父亲就要赶到学校来接我回家,而周日下午又得送我回校.十多里的山路,野兽出没,父亲担心我的安全,不让我一个人走.再说,恰在我要去上学的前夕,也不知何故,我竟然腿脚患病,软绵无力,无法奔走,就是在平道上,稍有羁绊就摔跤,下雨泥泞沾滑,或山道石多,摔跤狼狈,便是我一路的风景.别人走个把钟头的山路,我却要花比别人多一倍甚至两倍的时间.父亲感别悲悯我,可是,他是一家之主,必须忙,上山砍柴,下地耕耘,即使冬天空闲,他也得外出忙副业,起早贪夜,家常便饭.因此,父亲接送我,都选择恶劣天气,要么摸黑,要么刮风下雨.而那恶劣天气,又增加我行走的困难,照直说,就是那种天气,我寸步难行,几乎无法走,只能父亲背或驮.父亲本身身个儿单瘿,而我又长大,体重不轻,常常背得驮得父亲大汗淋淋,气喘吁吁,放下我,要半晌才能缓还气神来.我至今清晰记得,一个刮大风,下大雨的漆黑夜晚,父亲驮着我,踽踽而行,突然一滑,摔跤了,我强烈地感到在倒的一刹那,父亲迅速弯缩肩,把我抛到路边的草丛上,而自已却滚下了高坎,阿弥陀佛,千幸万幸,坎下不是石块,而是水沟,父亲才免了生命危险.等父亲落汤鸡样从坎下水沟中爬上来,惊魂甫定,又来背我,我死活不肯上背.父亲拗不过我,只得提携我,蹒跚而行,走不几百米,竟捱了一两个钟头.夜深了,风更大,雨更急,远处还传来了狼的嗥叫声,野旷林森,恐怖怕人.父亲也害怕,哀求我:”华仔,你走不动,还是我来背你吧!挨久了,碰上群狼可麻烦.”父亲坚决地蹲踞在我面前,不让我走.回到家,父亲简直成了泥人儿,脸色苍白……  差不多整个小学,礼拜时间的往来学校,我都是那么骑在父亲那瘿削的肩上,来来往往.在我心中,父亲的肩膀不仅仅是肩膀,也是一只温暖的摇篮,也是一座彩虹似的桥。  后来,上中学大学,我远离了家乡,都是寄宿,我长大了,脚疾也逐渐痊愈了,不再需要父亲来背或驮.不过,每当夜深人静,我一时不眠,听到风声雨声,我就会想起父亲的肩膀,亲切的往事如潮汹涌而来,历历在目,我情不自禁,热泪盈眶。  如今,父亲已是古稀老人,背有些驼,走路恍惚,有如飘絮.不止一次,我也坚决地蹲踞到他老人家的面前,希望他能让我用不很宽大扎实的肩膀,背他一回,可是,父亲视而不见,绕过我,走开了。 共 115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勃起功能障碍治疗好了
黑龙江哪家治男科研究院好
云南治癫痫医院

上一篇:夕阳27

下一篇:是否21